“口碑剧”收官 创作者该向《大江大河》学些什


发布时间: 2019-01-21

  王彦

  通过《大江大河》,所有极致精巧的努力都在向业界重申――少些工业流水线上的浮皮潦草,多点“手工缝制”的工匠之心。坚持思维高深、艺术精深、制作精良,才是影视创作的不二法令。(中国文明网)

  《大江大河》第一部收官了。自打该剧于去年12月首播以来,一个多月内,万千观众被锁定眼球、牵动情肠。“良心剧”“口碑剧”的评估,货真价实。

  因为这些“反通例”的创作方法,观众至今可能回味。剧本是三思而行打磨过的,触得到多少代人的骨肉肌理,尤其是金州厂的一番龙争虎斗,直接弥补了宋运辉这个空想主义人物的戏剧张力。拍摄是精工细作的,服化道摄录美,每一个都可能是加分项,良多弹幕都提到“他的背心因汗渍结盐”“他手上的铁皮饭盒我小时候也用过”。演员亮的更是真演技:雷东宝这个硬汉,心有猛虎细嗅蔷薇,杨烁的表演升华了;宋运辉把技巧当信仰,把姐姐当寄托,事实让他不得不成长,情感又让他不通不畅,王凯的表演走心了;而第一部中戏份不久的杨巡,以及宋运萍、老书记、士根、宏伟、水书记、费厂长、刘总工、程厂长等一大批惟妙惟肖的人物,或置之去世地而后生,或在完美中陨落,或前期敢作敢为后期糊涂一时,或左脸正直磊落右脸精明利己,这些戏份不重的人物越让观众滋味难辨,演员就越是成功。而且,当一部戏的人物塑造群体出彩,导演对细节的苛刻操纵,对表演的精雕细琢,更是当居首功。

  一部“良心好剧”有哪些值得学习的处所?回忆《大江大河》的创作过程,无疑是一场“工匠精神”的接力。原作者阿耐在文字里倾注了个人的生命闭会。编剧袁克平和唐尧在远离喧嚣的地方打磨了三年剧本。孔笙跟黄伟的拍摄笔记里有这样一些“反常”:普通剧组用一两天时间就能备齐的道具,他们花了一个多月;普通剧组按场景“跳拍”,他们在小雷家戏份上全部采用费时费钱的“顺拍”方式;个别剧组喜好用后期滤镜“一键美颜”,他们利用国际上拍摄电影最提高的技能,拍出中国电视剧史上第一次2.66:1的超宽画幅;一般剧组什么都求快求效率,他们不怕“磨蹭”,不仅恳求所有演员留出深入生活的时间,甚至让小雷家的所有演员同吃同住了三个月……

  通过《大江大河》,观众再次用实际举措表态――对用心用情用功的抒写,他们愿由衷点赞;所谓的代际年事造成审美趣味天堑的定论,也是无稽之谈。

  创作者该向《大江大河》学些什么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马报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